至此,万人空巷

苦难终有尽头,所以,仍无尽头。

“不…不是……说好的吗?我们会有未来。有车,有房,领养两个孩子,告诉他们会有两个爱他们的爸爸。再养一只暹罗,一只金毛,一家六口在小院儿里晒太阳。他们围着我们闹,我们笑着骂他们小混蛋。”

“一切都柔和。小虫也被暖风送到槐树上,你握着我的手,轻轻地揉捏我的指尖,笑得温柔又旖旎。”

“你会在七月末的夜晚给我放焰火,仙女棒的火星点亮你的眼睛,温度都溢出来,睫毛也镶着金边儿。”

“可是你的心为什么不跳了呢?”

“医院的冷柜太冷,我们回家吧。”


陈忘

“警察先生,你这龙潭虎穴不但不危险,还很爽啊。”

“嘶——,你出去!”

“两耳边的潮声盖过了汽车的轰鸣,寂静溶解在液体里灌进耳朵。他双唇紧闭,用毛孔与发尾呼吸,在这里,他终于可以封闭五感了。思念挤压着他的躯体,血腥味渐渐变淡,已经看不见水面上的光了。两年前他的弟弟在这里死去,两年后他终于敢去找他了。”

“就在昨日,一男子被分尸家中,头颅被冻在冰箱内,十指被割下,全身有二十七处刀伤,凶手手法十分残忍。据警方透露,凶手已自杀,尸体仍在捕捞中。”

第一次比较认真地指绘吧…真的不擅长,手指搓的有点痛。哭辽

“他觉得心空了,他什么也做不了。他只能在无意识的混沌里大颗大颗地落泪,颤抖着嘴唇却连一声哭噎都发不出来。肺内的空气快被抽干了,窒息感令他头昏眼花。身前的男人一直沉默,抽完最后一根烟后把他箍进怀里,大力的,发狠的,就像要把他揉碎,或是挫骨扬灰。男人低吼一声松开了他,转身就走,每一步都毫不迟疑而有分寸,脚步声极有韵律感。他忽而感觉到一阵快意解脱,他同他走了七年的钢索,今天他终于,终于踩空了。”

“她否认自己是凶手,就像她不承认自己还活着。”

“所以,握紧我的手。别害怕,放松点。你该享受你十七岁以来的第一次高潮。”